AG西游争霸歡迎您的到來!

  • 0755-82400788
    0755-82263626

  • AG西游争霸
    全國咨詢熱線
聯系我們
0755-82263626
AG西游争霸

能國坂田倉
地址:深圳市龍崗區布龍路333号
電話: 0755-82263626
能國布吉倉
地址:深圳市布吉街道儲運路44号
電話:0755-82428170
能國平湖倉
地址:深圳市龍崗區平湖街道平安大道錦鑫順物流園二樓
電話: 0755-82400788
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資訊 > 常見問題 > 詳細内容

物流的個人信息如何保護

來源:http://www.ezgoev.com/changjianwenti/show_32_4.html 發布時間:2017-09-30 20:58:14
 這是一個始于6月1日、終于6月3日的行業巨頭“掐架”故事。故事的主角是阿裡巴巴旗下物流科技公司菜鳥網絡,和國内快遞行業領軍企業順豐速運,配角包括京東、美團、騰訊雲、蘇甯、圓通、易果生鮮等,圍觀這個故事的“吃瓜群衆”,則是這場“掐架”故事最直接的受影響者。

 

  “六一”兒童節,菜鳥和順豐像兩個争搶糖果的小孩子,在網絡上隔空“掐架”:6月1日下午,菜鳥官微發出一則“菜鳥關于順豐暫停物流數據接口的聲明”,稱順豐主動關閉了豐巢自提櫃(由深圳順豐投資有限公司控股的豐巢科技所提供的智能快遞自提櫃)和淘寶平台物流數據信息回傳;随後,順豐回應稱,菜鳥以安全為由單方面切斷豐巢的信息接口,并指責菜鳥索要豐巢的所有包裹信息(包括非淘系訂單),認為菜鳥有意讓其從騰訊雲切換至阿裡雲……

 

  就在兩個主角為數據“糖果”仍然争得面紅耳赤之時,配角們上場了,通過網絡渠道表态站隊,加入了這場“六一掐架”。


  不過,監管部門并沒有讓這場“掐架”持續多久。在國家郵政局的調停下,6月3日12點,故事的兩個主角握手言和,全面恢複業務合作和數據傳輸。

  這個故事,發生在快遞物流行業“智能化、數據化”變革的關口,給行業未來格局帶來了更多不确定性。這個故事,也發生在《網絡安全法》實施的關鍵節點,給未來的用戶數據使用帶來了更多思考。

  這是一個很快就被叫停的“掐架”故事,也是未來更多故事的起點。

  行業巨頭打架,用戶店家遭殃

  家住成都的錢潇潇(化名)最近在淘寶上訂購了正當季節的櫻桃,6月1日晚間,她突然發現,在淘寶上查不到自己買的櫻桃的物流信息了。看了新聞她才知道,由于菜鳥和順豐“掐架”,自己必須通過順豐的App或者官網,才能查到詳細的物流信息。

  “順豐和阿裡掰了,關我什麼事?别綁架我啊。”花了一個小時了解來龍去脈以後,錢潇潇發出了這樣的感歎。不過,普通消費者在這次事件中,還不算是最氣憤的,真正受傷的是用順豐發貨的淘寶賣家。

  孫雷(化名)是一位淘寶賣家,主要經營生鮮水果。為提升消費者購買體驗,一年前他的網店開始推出順豐包郵服務。這次菜鳥和順豐“掐架”,讓他着實感到氣憤,于是忍不住在微信朋友圈吐槽:“伱們阿裡和順豐搞事情,關我們商家屁事!憑什麼伱們兩個神仙打架就斷我信息?”

  事實上,在菜鳥和順豐切斷數據接口後,淘寶天貓的賣家無法通過後台錄入順豐快遞單号,相當一部分賣家受到影響。

  根據菜鳥網絡給出的說法,雙方發生争執後,菜鳥收到了大量商家和消費者的詢問。受影響的商家擔心的是,如果繼續采用順豐發貨,可能造成财産損失,也會引起買家集中投訴。

  菜鳥建議淘寶天貓賣家使用其他快遞服務。但孫雷認為雙方的做法并不合理,也不夠負責任。“現在讓我換快遞,生鮮幾千單,誰來得及去立馬換?”由于順豐在冷鍊物流配送的速度上遙遙領先其他民營快遞,要找到合适的替代者确實不容易。

  好在這場突然而激烈的“掐架”并沒有持續多久。6月2日晚,國家郵政局召集菜鳥和順豐高層到北京,協調雙方關閉互通數據接口的問題。次日淩晨,國家郵政局官方微博發布,菜鳥和順豐“将從講政治顧大局的高度出發”,同意從6月3日12點起,全面恢複業務合作和數據傳輸。

  對于監管部門的介入,孫雷感到很幸運。要是雙方這場争執一直不能得到解決,他的網店很可能要出現“錢貨兩空”的情況。“不發順豐,找不到合适的快遞;發順豐,後台就不給走确認發貨的流程,貨款也會收不到。到時候找誰說理去?”

  對于這場草草收場的“掐架”,快遞物流咨詢網首席顧問徐勇最大的感受是,電商和快遞行業之間雖然緊密合作,依然缺少規則,尤其是面對數據的時候。

  “菜鳥在電商這個快遞市場裡占到70%以上,在行業裡處于支配地位,它要求别人提供數據,别人拒絕提供,這就是相互矛盾的訴求。”徐勇認為,這次事件的内在原因,還是在于快遞公司和電商平台在數據面前的行業地位不一樣。

  望遠鏡裡沒對手,可眼下有數據勁敵

  阿裡體系一直試圖把菜鳥打造成一個以數據為依托的物流基礎設施。截至2015年11月,中國超過70%的快遞包裹、數千家國内外物流、倉儲公司以及170萬物流及配送人員都在菜鳥數據平台上運轉,日處理數據量9萬億條。

  按照菜鳥的設想,通過大數據技術“賦能”,自己和快遞公司是可以攜手合作的。今年5月29日上午,包括順豐在内的15家郵政快遞企業與菜鳥網絡簽署了戰略合作協議。根據協議,這15家企業與菜鳥将基于雲計算服務,通過電子面單、雲客服等産品上的合作來推動行業的信息化升級。

  在這次“掐架”中,菜鳥網絡總裁萬霖發出了一封公開信,信中提到“菜鳥的望遠鏡裡沒有對手,都是夥伴和榜樣”。作為一家沒有快遞員的物流科技公司,菜鳥一直以此自況。

  可是在望遠鏡看不到的眼下,菜鳥身邊依然存在着順豐這個強勁的對手:順豐控股2016年報顯示,2016年度其快件業務量25.80億票,速運物流不含稅營業收入571.41億元。對比同期全國快遞業務量(312.8億件)和收入規模(3974.4億元)可以估算出,順豐速運2016年的快遞業務量約占全行業的8%,收入占14%。

  數據,越發成為菜鳥與順豐直接競争的焦點。此次“掐架”事件的導火索——豐巢自提櫃就是最直接的一個案例。

  豐巢自提櫃主要解決的是物流配送“最後100米”的倉儲問題。在物流快遞行業,“最後100米”的數據往往更加精準,也更難以準确獲得。而豐巢在2016年年底時,已經在70多個城市有超過4萬台快遞櫃,與全國100多家物業公司達成合作。2017年1月,豐巢宣布完成25億元A輪融資時披露,其格口數量達300萬,日均包裹處理量已達快遞櫃行業第一。

  順豐在此次事件的公開回應中表示,本次菜鳥暫停豐巢數據接口,表面上以信息安全為由,其實根本是一場有針對性的封殺行動。順豐呼籲,“希望所有快遞行業同仁警惕菜鳥無底線染指快遞公司核心數據行為”。

  而菜鳥方面則對記者表示,菜鳥從未要求順豐提供非淘系數據,反而是在過去的合作中,順豐大量查詢和使用豐巢當中非順豐的數據,遠遠超出了正常使用範圍。

  事實上,順豐與菜鳥關于豐巢自提櫃的合同已于2017年3月到期。經過近兩個月的溝通談判,雙方無法就信息安全所需要的數據連接達成共識,遂中止了合同協議。

  梳理雙方的回應可以看出,菜鳥和順豐都想要對方的數據,但在豐巢快遞櫃的合同到期後,雙方無法就“最後100米”的數據共享達成一緻,因此出現了決裂。

  除此之外,去年5月順豐還推出了一款與菜鳥正面競争的數據增值服務“數據燈塔”。這款産品融合了順豐内外部數據,覆蓋3C、服裝、鞋靴、母嬰、美妝、生鮮、家電等多個行業,通過各行各業的數據分享和匹配,幫助商家備貨、管理庫存,甚至優化産品運營,調整營銷策略。

  頗有意思的是,在“掐架”開始後的一天内,許多電商平台、快遞公司非常罕見地紛紛站隊:騰訊、京東、網易、美團公開表态支持順豐,EMS、蘇甯、易果生鮮、全峰、國通、圓通等選擇站隊菜鳥陣營。

  數據共享利用需細化,要授權

  如果說此次事件中消費者和賣家所感受到的不便隻是暫時的,那麼此次事件背後所反映的消費者數據信息安全問題則是長久的:在越發重視數據的當下,對于消費者在互聯網平台上産生的數據,網絡平台經營者可以怎樣共享、利用?

  在跟一位做IT工作的朋友讨論以後,文科生錢潇潇才知道,原來兩家行業巨頭争奪的是虛拟的網絡數據,而這些數據的創造者是像她這樣的普通消費者。這讓她覺得很不安:“這些數據裡面可能就包括我的隐私,怎麼能就這麼交易呢?”

  “兩家自認為偉大的公司,因為數據發生争執,有沒有問過我們消費者才是數據的主人?”在北京從事通信工作的蔡彤(化名)比錢潇潇更理解此次事件中,個人數據信息被分享、利用的嚴重性。在他看來,“掐架”的兩個主角都該“各打三十大闆”。

  在采訪中,許多專家都認為,此次事件為未來企業競争中,如何實現數據安全及合法共享問題敲響了警鐘。而此次事件的核心法律問題是,菜鳥與其他快遞公司交換用戶個人數據信息的合法性。

  重慶大學國家網絡空間安全與大數據法治戰略研究院院長齊愛民教授認為,菜鳥共享用戶手機号碼等基礎信息給豐巢是基于直接協議目的的實現,因此是合法的。而《菜鳥網站服務協議》(版本生效日期:2015年12月18日)也明确約定了菜鳥用戶和阿裡平台、淘寶平台和支付寶平台之間的關系,因此菜鳥獲取獲得消費者交易信息的行為具有合法性。

  但是,其他許多快遞公司在如何利用用戶個人數據信息的問題上,缺乏清晰的規定。齊愛民分析稱,多家快遞公司要麼在其用戶協議中含糊地提到了數據共享,要麼沒有考慮數據共享,甚至根本就沒有自己的用戶注冊協議和隐私政策。在這種情況下,快遞公司在未征得用戶同意,亦不存在法定事由的情況下,将個人信息私自提供給菜鳥的行為明顯違反了我國現行法律法規。

  中國互聯網協會研究中心秘書長胡鋼表示,這個事件中具體涉及哪些數據我們不知道,但有充分的理由可以認為,這些數據包含很多用戶個人的交易和隐私數據。而6月1日實施的《網絡安全法》中,再次強調對個人信息的使用要遵循“合法、正當、必要”的原則,特别是必要性。

  “很多經營者搜集很多遠遠超出自己需求的用戶數據,修圖軟件會要用戶的地理位置、通訊錄,讀取用戶的内存,這都是完全沒有必要的。”胡鋼直言,許多App直接精準抓取個人數據,并且在《用戶協議》中提及,企業自身或者關聯企業、合作夥伴會使用、共享這些數據,但由于“關聯企業、合作夥伴”的概念過于模糊,導緻用戶敏感的個人信息數據被無限制的傳播、複制和利用。

  “順豐菜鳥大戰表面是為了自己的數據權發生的矛盾,實際上這部分權利是屬于用戶的。”中國政法大學傳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朱巍表示,網絡平台可以在合理範圍内使用用戶個人數據信息。但如果網絡平台的數據端口被别人非法使用,該網絡服務提供者(如順豐、菜鳥等)及其負責人都要負擔責任,甚至可能是承擔刑事責任。

  “隻是籠統地告知用戶會跟合作夥伴分享數據信息,這是不行的,一定要告知用戶會和誰分享怎麼分享,怎麼傳播,而且要獲得用戶明确清晰的授權。甚至用戶一次性授權也是會改變的,可能需要用戶多次授權。”胡鋼判斷。

  好在,這次“掐架”的雙方都控制了影響。根據徐勇的了解,雖然菜鳥和順豐“掐架”,但消費者的數據信息都得以控制沒往外傳。“消費者可以放心,兩口子吵架沒有殃及到小孩子”。

  以後再出現“數據争奪戰”該怎麼辦

  這次順豐菜鳥的沖突以國家郵政局的行政協調暫時解決,但如果未來再次出現類似的“用戶數據争奪戰”,該如何應對?

  随着數據化的戰略深入人心,越來越多的企業開始開放共享自己所掌握的用戶數據,與其他平台的數據匹配分析、交叉驗證,從而為用戶的各種行為畫像。北京志霖律師事務所律師、中國互聯網協會信用評價中心法律顧問趙占領認為,在不同平台的數據共享、利用中,需要一個權威、中立的第三方中介。

  “掌握信息的一方給其他人轉讓共享數據的時候,有個第三方幫伱去談轉讓的條件,讓轉讓方覺得合理,被轉讓方也覺得合理,它主要是起到這樣的效果。”趙占領認為,如果一直沒有這樣權威、中立的數據共享第三方中介,類似順豐和菜鳥的沖突可能依然會産生。

  因為本次事件剛好發生在《網絡安全法》正式實施的第一天,所以胡鋼認為,在這個時間點,這個事件對于《網絡安全法》的實施有比較好的現實意義:對于敏感的個人數據使用,快遞及其他行業應該盡快建立行業内的數據安全自律規範,從而适應新出台的法律要求,符合行業情。

  在齊愛民看來,建立于數據之上的經濟形态終于到來,可遺憾的是,統一的建立用戶數據收集、處理和利用規則的“個人信息保護法”尚未出台。因此他呼籲,“中華人民共和國個人信息保護法”應早日應提上立法日程,為數據經濟制定基本的法律規則。
此文關鍵字 物流 個人 信息